海帅告别专访:回归为友情报恩,希望重回平静生活

回归为友情,也为报知遇之恩 5月3日,星期四。尤普·海因克斯为这篇大型告别专访选定了这个日期。现在,距离欧冠苦涩的出局已经过去40个小时,当海因克斯在会客室俯瞰整个塞本纳大街训练场,一线队大楼的气氛还是有些压抑。 海因克斯先生,欧冠半决赛出局的苦涩现在还

回归为友情,也为报知遇之恩

5月3日,星期四。尤普·海因克斯为这篇大型告别专访选定了这个日期。现在,距离欧冠苦涩的出局已经过去40个小时,当海因克斯在会客室俯瞰整个塞本纳大街训练场,一线队大楼的气氛还是有些压抑。

海因克斯先生,欧冠半决赛出局的苦涩现在还在啃噬您吗?

“对于球队、教练团队、俱乐部、工作人员以及我们的球迷而言,这都是一个苦涩的夜晚。我们踢了一个出色的赛季,原本是可以在马德里用一场胜利打入欧冠决赛。但除了伟大的胜利,还有一些这样的比赛同样属于足球世界。你必须尊重和处理好这样的结果才能从中获得经验总结和新的力量,即使这需要一些时日。”

现在,还有德国杯决赛这样一个目标的存在,这是否对于球队重新找回专注显得更加重要?

“是的。摆在我们眼前的还有德国杯决赛这样一个巨大的目标。这是一个万众瞩目的任务。柏林的氛围一直是伟大的,而两家球队球迷在球场内的气氛也是如此。我要引用赫尔曼·格尔兰的话:‘德国杯决赛是足球世界最美妙的国家大事。’”

我们再把话题放到与皇马的比赛中来:马德里在您的教练生涯中是个重要的名字。此前再次作为教练重回圣地亚哥伯纳乌球场球场是否让您感到期待?

“当你为这样的比赛做赛前准备的时候,回忆过去要不得。你必须全情投入到竞技层面之中。但当赛前来到球场做最后一练之时,那些往事还是会在脑海里浮现。我作为主帅曾经在1998年击败尤文图斯夺得欧冠冠军后,回到在这座雄伟的球场,在这足球的‘圣地’进行了隆重的庆祝活动。这样的回忆只能浅尝辄止,在比赛前有太多细节问题需要我去专注。”

(专访进行到此时会议室外传来敲门声,卡尔-海因茨·鲁梅尼格走了进来:“我就来打声招呼。”主席与主帅之间的对话很快聊到了在马德里的比赛。海因克斯:“今天的感觉比昨天更糟了。”鲁梅尼格表示自己也一样。此后鲁梅尼格和我们道别,海因克斯转向我们:“我们说到哪了?”)

自从您去年10月回归至今已经度过了8个月,这是非常成功的8个月。您执教生涯的这一篇章是怎样的存在呢?

“过去的几个月是完全无法想象的。没人能料到这样的结果。这是我对这家俱乐部和这里我熟知的人的友情帮助。也是对当年我还是年轻主帅时拜仁就给了我执教机会的回报。这里是我走向国际主帅生涯的起点。”

德甲冠军、德国杯决赛、欧冠半决赛——如果当时有人要求您完成这样的任务,您还会在合同上签字吗?

“我刚来的时候并没有浪费时间去幻想夺得德甲冠军以及闯入德国杯决赛和欧冠半决赛。我首先考虑的是怎样让一切回到正轨,训练该如何把控。那时候连托马斯·穆勒和弗兰克·里贝里这样的球员都找不到状态。那是一段艰难的时期。10月底球队迎来与莱比锡的德国杯比赛,我们赢得了点球大战的机会,斯文·乌尔赖希扑出了最后一球。这就是这个赛季的转折点,那一刻起球队彻底激活,自信也全回来了。”

您在拜仁非常动荡的时期接手了球队,并很快就队伍带回正轨。可以透露一下您的秘诀吗?

“那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当我和彼得·赫尔曼以及赫尔曼·格尔兰接手球队的时候,可以说把每一块石头都翻了一遍。我们为球队融入了我们的足球理念,工作方式和一丝不苟的态度,最终这些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如果你拿10月初的拜仁和这支在伯纳乌与皇马战斗的拜仁作比较,就会看到天壤之别。巴斯蒂安·施魏因斯泰格曾经在WhatsApp上给我发来信息,他说我们从10月到现在的转变是他见所未见的,我们在伯纳乌踢了一场难以置信的比赛。类似的讯息我还收到过很多。这样的巨大变化要归功于球队、教练团队以及所有其他工作团队的不懈努力。”

您还记得10月初来拜仁上班第一天对球员们说的话吗?

“那时候正好是国家队比赛日,球员们陆续返回塞本纳大街。所以我不得不在复健中心做了3次就职演讲,哈哈。我向球员们传递了一条信息:我们会让他们的能力最大化。然后我引用了乌赛因·博尔特的一段话,因为在来慕尼黑之前我刚刚看了一本关于他的传记。当他庆祝他的巨大成功时,他说了这样的话:‘没错,我确实拥有惊人的天赋,但若少了我的团队,我永远不会取得那些伟大的胜利。’这就是我要球队知道的:没有团队精神,没有团队合作,你在足球世界里就什么也不得不到。所以你无法靠金钱直接买一只球队去夺得欧冠冠军。团队,是要在一起经历成长的。”

这8个月对您而言有多累?

“这是完全疯狂的工作强度。每一个细节都必须考虑到:与球队、球员个人、理疗师、队医的沟通,等等等等……这是一份24小时全天候上班的工作。但现在当然我会比过去更平静,生活与工作会保持更多距离,比以前更平衡。年轻的时候总是想要把所有事都尽快尽善尽美地做好。这种经验,这种宁静的心态是作为教练所需要传递给球队的。”

有许多球员在您的指导下有了完全不同以往的进步……

“年轻球员们都有了长足进步,而拜仁也有了一些改变。举个例子,尼克拉斯·聚勒:在我看来如果他能继续保持严肃认真和纪律性,他将成为世界级后卫。而哈梅斯,我今天在全队讲话时也说了:当我来到拜仁的时候,他还完全没有融入拜仁,如今在伯纳乌,他是全场最佳。他是那种能改变比赛的杰出球员。再说大卫·阿拉巴,他与伤病斗争了一个月,在伯纳乌表现非常出色。约书亚·基米希也进步明显。当然还有斯文·乌尔赖希,没有他的表现我们肯定无法进入德国杯决赛,联赛也无法有这么巨大的优势。可惜的是金斯利·科曼和可可·托利索因伤没能出战。其他的例子还能举出很多。”

诺伊尔几乎缺席了整个赛季,他现在距离回归还有多远?

“他在健身房有着出色的表现,他其实已经非常健康了。现在他已经参与了球队训练,门将特训也将进一步升级。如果一切顺利,让他出场就不是问题。曼努埃尔是个天才,他会很快回归的。”(译者注:诺伊尔已进入德国杯决赛大名单)

在经历一个出色的赛季后,乌尔赖希进入德国国家队的呼声很高。如果您是德国队主帅您会带他去世界杯吗?

“我没有给德国队主帅任何建议。作为主教练都有自己的计划,必须做他认为对的事。斯文肯定是配得上国家队战袍的。但这是德国队主帅自己的事。”(译者注:乌尔赖希已经落选勒夫的2018世界杯大名单)

您曾经说,由于您丰富的阅历,您在拜仁处理问题的方式相比以往有着很大不同。您是否有时会想:如果我年轻20岁的话……?

“从事任何的工作都是如此,随着阅历的增长,人会变得更放松,也不会再为一些琐事而烦忧,做教练也是如此。但是,不,年轻20岁这种事我不想经历。我有着安定的人生,而我非常满意。”

退休后希望重回平静生活

如今,您会给1987年那个即将第一次执教拜仁的海因克斯提出哪些建议?

“这是个挺难回答的问题,因为那是个完全不同的时代,也是完全不同的一代球员。我那时来到拜仁的时候还没有(作为教练)赢得过任何冠军,可能有些求胜心切和急功近利。现在我可以非常淡然地对和球员们相处,很多时候我看的很开,而且非常自信,但当年我会对队员们提出非常严厉的纪律要求。”

您认为如今的球员和当年有什么区别?

“在我看来,当今一代球员明显更加专业,他们接受着非常专业的训练,也享受着专业许多的保障。球队的领导管理体制也有了长足的发展和进步。当年我一共只有两个理疗师,现在光理疗师我就有六个,还不包括其他各个门类的医生和一个心脏科专家。另一个或许可以作为例子的是视频分析:现在手头的资料非常详细,有关球员表现和状态的图表数据一应俱全,这些都是以前没有的。在我的印象中,过去很多球员出身贫寒,不顾一切向上打拼,只为打破自己人生的宿命。而现在这种情况少了很多,所以我对年轻球员要求的重点放在了谦逊和纪律上,为此,无论是关于私生活,还是为了竞技层面的进步,球员们都需要严格自律。”

说到视频分析,您以前是怎么领导球队备战的?

“我脑中有个片段一直记忆犹新,那是1999/2000赛季执教本菲卡的时候。当时每次赛后我都要在周一自己坐下来用录像机筛选拼接比赛集锦,再拷到另一盘空带上,好给球员们做赛后总结。其实1998年执教皇马的时候,我们就有了做视频分析的条件,但是对阵尤文图斯的欧冠决赛前,我还是自己整理了长达40分钟的有关对手优势和弱点的素材,还专门做了一盘收集了我们队员一个赛季高光表现的录像来鼓舞士气:从伊尔格纳的精彩扑救到后防出色发挥再到精彩进球,然后第二天再放给球员们看。如今我有一个视频分析团队专门负责这件事,只需要点点鼠标敲敲键盘就可以得到各种需要的画面。”

上周六和斯图加特赛后,这个赛季的德甲联赛落下帷幕,这是您的第八个德甲冠军,对您来说这是怎样不同寻常的一天?

“其实我挺淡定的,但另一方面,当这一切和我的队员以及教练团队产生联系的时候,我也会变成一个感性的人。这八个月完全是计划外的,完全是我人生中的番外篇章。72岁重新执教欧洲顶级俱乐部,还肩负着拨乱反正的重任,我很难表达,这对我来说有多么不同寻常。”

您会不会觉得相比2013年的那次告别,现在这次显得轻松许多?因为现在您的职业生涯尾声真正到来了。

“跟我的弟子们还有教练搭档们说再见肯定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对我来说,每天到塞本纳大街上班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我们每天都有着非常好的气氛。但我也很清醒地知道,我的能量并不是无穷无尽的。我希望,我还有几年能和家人共度的时光。从这个角度来说,结束工作确实让我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杯赛决赛后您还有哪些作为教练员的公务要去完成?

“我要回塞本纳大街收拾东西,然后可能会和董事会吃个饭,请我的教练团队吃个饭。然后我会和大家说再见。我希望关于我,大家能保有美好的记忆。”

您有没有想过给继任者科瓦奇留下一些感言?就像当年瓜迪奥拉那样?

“还好,我走之前还能和尼科见一面(笑)。我认为佩普当时非常风趣幽默,但我觉得我不会这么做,我会祝尼科未来的人生道路一切顺利。”

一切到位,甚至说豪华齐整,您觉得您将怎样的一支拜仁慕尼黑交到了继任者手中?

“大家也都看到了我们最近打出的比赛质量,比如做客马德里的比赛,或者是对阵勒沃库森的杯赛这样的国内赛事。这个赛季给了年轻球员机会和新的定位非常重要,俱乐部也看到了重回巅峰的潜力。我可以这么说,我的教练团队已经完成了相当具有标杆性质的工作,比如球队的良好运转、规范的工作体系、高昂的士气和严格的纪律等等方面。对我的继任者来说这些肯定不是坏事。”

教练们之间会进行类似于工作交接的谈话么?

“肯定有些教练会提前向未来同事们打听情况。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因为我只想知道球队和俱乐部关于我的看法。尼科有自己的优势,他作为球员时就已经了解拜仁这支球队了。”

您和科瓦奇有着许多共通之处:你们二位初次执教拜仁之前都没有作为教练率队夺冠的经历;你们二位都先后作为德甲球员和教练员对德国足坛有着充分的了解;你们二位的教练生涯第二站都是拜仁。您有没有在他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当然这其中有很多重合之处,但每个人的人生道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当年作为一个年轻教练得到执教拜仁这样的机会时的情景,而尼科如今也有机会让自己的事业真正起飞。必须清醒意识到的是:成为拜仁主教练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同时巨大的风险和挑战如影随形。”

2013年离开拜仁后您收到了很多极具诱惑力的邀请,如今下家是不是又排起长队了?

“我的老天爷啊可千万别哈哈哈,一个72岁的老头临时接过欧洲顶尖球队的教鞭已经够稀奇了。我估计拜仁应该不会在我80岁的时候再来找我了,所以对我来说这就是结束了。”

但是您或许可以在拜仁继续扮演类似于顾问的其他重要角色。从来没有考虑过么?

“确实有过类似的讨论,但是在我看来我不会进入这样的班子。这不适合我。如果拜仁就某一个我认识的球员的转会事宜来征求我的意见,那我很乐意提供帮助,就像当年他们签下比达尔之前一样。但是这家俱乐部里的人才已经足够多了,他们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海因克斯先生,最后一个问题:现在您最期待的退休生活是什么?

“首先当然是重新回到家里的感觉,和我的太太、家人、宠物重新团聚。我想回归安静的生活,为自己喜欢的事情腾出脑壳:读书、锻炼身体、和朋友们聊聊电话、下下馆子、去看看演出等等,也包括重新作为一个不带任何目的性的球迷完全放松地观看一场足球比赛,而不用身处其中。在慕尼黑这样一个美妙的城市生活了八个月但几乎没有社交生活听上去实在有些荒谬,当然这一切当时发生的也确实是有些仓促。每天晚上在酒店房间里我往往只能感到工作带来的疲惫,我很期待重新过上普通人的日子。”